琉璃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琉璃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曹操墓真伪之辩的波澜与荒诞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9:05:37 阅读: 来源:琉璃瓦厂家

2010年,从学界到社会,没有哪件事情能比曹操墓真伪之争更跌宕起伏、波折百出的。1月14日,一片质疑声中,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带领专家组赶赴河南考察。据报道,考察结束后王巍表示,从文献记载、墓地位置、墓葬形制、出土器物、人骨鉴定等方面进行论证,可以判定该墓主人为曹操,这一认定符合考古科学标准。这一声明给出了曹操墓发现的官方认定。与此同时,复旦大学也提出了用DNA检测曹姓人口,找出共同痕迹并与曹操高陵中的墓主遗骨进行对比的办法来证明曹操高陵的真实性。

但2010年,曹操墓真伪之辩的闹剧,却因在苏州召开的“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再起波澜。

苏州论坛挑起“反曹派”进攻

2009年12月27日上午10时许,河南省文物局在北京宣布: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抢救性发掘出一座东汉大墓。出土器物中,8件圭形石碑分别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等铭文。在追缴到的被盗石枕和石碑上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刀”铭文。河南省文物局据此宣布,该东汉大墓为中国历史上著名君王曹操的陵墓,也就是曹操高陵。

令河南省文物局始料不及的是,这一消息顿时在2009年底的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从刻有“魏武王”字样的石碑的真伪,到发掘、论证过程是否草率、曹操“七十二疑冢”之说以及发掘细节,每一个环节都激起了公众强烈的疑问。与此同时,地方利益及旅游开发的前景也使公众猜测地方利益在其中的关系,进而质疑这一考古发现本身的严肃性。

曹操高陵认定之初,即有各种疑问未被解答:曹操为何选择在安阳建墓?认定曹操高陵的关键石碑是从盗墓贼手中缴获,是否有可信度?曹操生前被汉献帝先后封为魏公和魏王,但从不自称魏武公或魏武王。因而曹操下葬时如有陪葬物,是不可能铭刻题记“魏武王”的,此外,疑点还包括墓室的朝向、为何无哀册和墓志铭等。

在“反曹派”一方中,以倪方六、闫沛东为代表的一些“民间学者”扮演了最重要的质疑者角色。倪方六坚持认为曹操高陵的认定在考古上有着上述问题,而闫沛东干脆宣称已经掌握了曹操高陵造假的铁证,并宣布将在适当时候公布。

“反曹派”的大聚集发生在2010年8月21日。在苏州召开的“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上,到场的23位嘉宾分别从各自角度阐述了曹操高陵造假的可能性。与国家文物局、河南省文物局等单位的官方背景相比,这一论坛的嘉宾中,除了三位是中国社科院、中国政法大学等文史教授外,其他都是来自河北、安徽两省基层文史馆的研究员和考古爱好者。

这一论坛的发起人之一胡觉照以《刘庆柱不诚实》为题,发言直指“挺曹派”代表人物、前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胡发言时一度情绪失控,怒称“我愿意和刘先生去测谎,要是我说谎了就自我了断,要是刘先生说谎,就请夹起尾巴做人!”

“假人”闫沛东的神秘失踪

河北民间学者闫沛东干脆宣称自己掌握了更大的猛料,也就是西高穴村村民集体造假的证据。在他之前发表的博文与消息中,他指控西高穴村村民用“埋地雷”(埋下假文物)的方式集体造假,并声称已经获得了实际证据。但在这次论坛上,他最终没有露面。

在苏州论坛两周之后,他才在济南公布了“铁证”———一份徐姓村民手写的证明。这份证明上写着:“我是河南省安阳县西高穴村民徐××,参与了河南考古队发掘‘一号墓’和‘二号墓’工作,是潘伟斌和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通过渔阳村民龙××,到南阳市张衡东路一个假文物窝点定制了‘魏武王常所用石碑’共63 块,让我和徐××一起埋进大墓的……”

除了这份并无具体人名的声明外,闫沛东同时声称已经有了“18件铁证”,包括“很快就要拿到手的假石碑、两位村民与一位原村干部的证明”,并且有录音与录像。按照他的说法,“这位原来的村干部很正直,他详细介绍了村里和乡里一些人两年里的 ‘动作’。谁参与的造假,名单都给我拉好了。如果需要上法庭,他愿意出庭为我作证。”

而实际上,闫沛东自此未能再拿出任何证明。

安阳市对此迅速作出了回应。据南都周刊报道,西高穴村村主任徐焕朝从安丰乡政府要来了所有参与发掘曹操墓村民的工资表,并对照分析。工资表显示,从最初发掘至今,共有16位徐姓村民参与劳动。而这16人根本没有进入过墓门。徐焕朝据此认为这份《声明》为伪造。何况,他认为,以他对这些村民的了解,“这 16个农民的文化水平,没有一个人能写出这份一个错字都没有的证明”。

徐焕朝希望能和闫沛东对质。据南都周刊报道,徐焕朝拨打了闫沛东手机几十次,且都没有回应。他甚至反问南都周刊记者:“你见过闫沛东吗?我现在觉得有没有闫沛东这个真人都是问题!”

而实际上,连苏州论坛的发起人也只见过闫沛东一面。

2010年9月4日,成都商报记者牛亚皓经过调查,指出闫沛东的公开身份,包括联合国新经济(中国)研究会秘书长、《中国文化发展内参》执行总编、北京龙腾盛世旅游文化信息咨询中心主任等均不属实。这些机构要么不存在,要么与闫沛东并没有关系。

当晚,闫沛东立即在自己博客上发布了《再度声明:记者牛亚皓恶意制造虚假新闻》一文,但即被南都周刊记者发现其澄清仍然为虚假。同时,闫沛东又于9月7日深夜发文指责中国社会科学院下的《考古》杂志以收取版面费为交易手段,为曹操墓造假充当后台。

闫沛东的指责越来越严厉,而他的身份越来越成疑问。除此以外,由于闫沛东使用刘庆柱的照片做博客头像,他的真实形象也并不为外人所知。在他从网络上、媒体面前最终消失前,他在博客上发表了最后一篇博文,只有短短几句话:“我只是神秘的传说,他们永远不知道对手是谁?怎么告?依照法律也根本不知道立案条件的?乡干部告内参和省报蛇吞象呵!”

告无可告,学术之争变闹剧

2010年9月29 日,考古队队长潘伟斌终于决定以诽谤和侵害名誉权起诉闫沛东。而在与律师商谈了1个多小时后,潘伟斌变得很无奈:“闫沛东”的名字、身份等都是假的,而且他从未公开露面,所以根本无从起诉。轰轰烈烈要打假的闫沛东居然是一个假人,这让挺曹派很有被捉弄的感觉。

而潘伟斌也接受了记者采访,对苏州论坛的质疑作出回应。例如,对于论坛提出的“魏武王”一词有问题的看法,潘伟斌认为,曹操二月份葬高陵,曹丕在八个月后代汉自立,建立曹魏政权,追尊其父亲为武皇帝,此后人们提起曹操一般都称为魏武帝。因此,魏武王正是他死后至曹丕称帝这短短八个月中所用的。

而对村民“埋地雷”造假一说,潘伟斌在接受采访时也一一作了回复,表明并未有造假一事。

即便如此,事情也没有完结。就在2010年即将结束的时候,河北律师韩甫政与倪方六、吴锐、张国安等共8人,采取联合署名的方式,向监察部发出《检举书》,检举“河南省文物局在安阳西高穴墓葬考古发现的文物认定过程中,存在严重违反行政纪律的行为”。

打假、打假人被打假;控告与辩解;学术与闹剧。这些人与故事在2010年一一登场又一一退场。至今,曹操墓的纷纷扬扬仍未了结,这一出大剧还在继续。这其中,又有倒曹派质疑古玉真伪、倪方六死挺闫沛东、“挺曹派”一一回应考古细节之疑问,实在不能尽数。只见你方下台我登场,把曹操高陵这件考古的学问给生生搅成了闹剧。

南都观察

2010年3月,南都记者赶赴西高穴村。北方初春仍然寒冷,尘土飞扬。这是一块“宝地”,仅在中国近代史上,安阳地区发现的重大考古成就就有甲骨文、殷墟、司母戊大方鼎等。近一二十年间,仍不断地有村民发现文物。在经济发展浪潮中,安阳附近村庄掀起了一阵开砖窑的风潮。在曹操高陵的发现过程中,鲁潜墓志作为直接印证,就是西高穴村村民徐玉超在砖窑取土放炮后发现的。早有多篇不同作者、据鲁潜墓志推测曹操高陵位置的论文发表。

因此,对于一些行内人来说,曹操高陵的公布并非那么突如其来,而是早已酝酿多年。

由于文物出产丰富、村民与文物长期共生,在当地村民的日常生活中,“盗墓”是一个灰色词语。在曹操高陵仍未被认定,国家权力尚未介入的时候,对西高穴村村民来说,曹操高陵旁那个谁也不知何时打出的陈年盗洞,只是孩子们捉迷藏、大人们探险的去处。刻意的偷盗与偶然的好奇,在行为结果上往往只有极不明晰的界限。

村民们因此无法理解国家与政治的翻云覆雨:“突然就说这是曹操墓,说你盗墓,你说这可怎么办?”

与此对应的是,在安阳周边村落极少有显赫的富贵人家。在村民口里,如今能挣大钱的不是下地盗文物的人,而是“在城里搞房地产”的人,也就是建筑包工头。西高穴村等村落均为贫困村,人均年收入在2000元以下。而今伴随着曹操高陵的发现,旅游开发的商业浪潮也在酝酿。有的村民已经开始收拾出房屋做成农家旅店,买了面包车跑起了拉旅客的生意。目前,对村民来说,这一发现还没有变成看得见的好处,但在将来,或许这将彻底改变他们的生活。

包装印刷设备批发

其他邮政专用设备

清洗消毒设备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