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琉璃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曹操墓真相大白最直接证据受质疑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31:42 阅读: 来源:琉璃瓦厂家

前天,河南省文物局在北京发布了重大的考古发现,确定安阳东汉大墓为文献中记载的魏武王曹操高陵。昨日傍晚,作为亲历考古现场的专家之一,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原所长刘庆柱披露了更多的墓穴细节。而另一方面,对于曾有“72疑冢”之说的曹操墓的发现,学界也有质疑之音,称证据不足。

刘庆柱:墓葬曾被毁

据刘庆柱透露,对此处墓葬的发掘已经有比较长的时间,最初的关注是由于被盗,当时并不知道是曹操墓,这一判断是从今年10月份逐渐明朗起来的。主要依据有几点,第一点是这个墓的位置在安阳县,北边是邺城,曹操的王都,根据中国古代的惯例来说,帝王死以后就埋在首都附近。第二是这个墓的规格相当大,是王墓或者是高等级的墓。第三,这个墓出土文物的时代。“曹操墓里面的器具,是东汉时期的。当然,还有带文字的牌子,包括魏武王这样的字样。”刘庆柱说。

据其透露,此墓在曹操下葬后没多久就曾被毁,而不仅仅是被盗。“当年并不是盗墓,是毁墓,我去现场看了,里面的石头、构建被毁坏,是发泄私愤。墓里面很多石头都打碎了,打得很残,像玉龟,出土就是两段,不要也给你打断。”刘庆柱说。据介绍,50多块石牌中,凡是写着魏武王常用的石牌就都被打断了,没有写魏武王的就没有打,“因此我觉得是政治报复”。

学界质疑:证据不够

然而,就在昨天,学界也传出了质疑之声。专门从事魏晋南北朝文学研究的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袁济喜表示,有关方面公布的“曹操墓在安阳”证据并非第一手材料,都不是很有力的证明。袁济喜说,这个墓是被反复盗挖过的,所以留存的直接证据很少。而且现在发现的号称是魏王用过的一件兵器,这个到底是真是假,“我觉得很难鉴定”。因为它已经被盗挖过了,不是原封的,也可能是有人故意藏在里面的。袁济喜指出,有关方面参照的《三国志 魏书 武帝纪》的那些材料也不能印证。

至于有关方面提出的曹操墓在安阳“六大依据”,袁济喜说,“这些证据我觉得都不是第一手证据,都不是很有力的证明。”袁济喜介绍说,像曹操儿子曹植的墓在山东鱼山被发现,这个就是学术界公认的。它有很多足以证明墓主就是曹植的第一手材料,里面出土的东西和旁证,都很完备。

而收藏家马未都昨日也在博客上发文,对此发现表示审慎,“我看了一下专家学者们对曹墓认定的六大依据的第五点,也是判定此墓为曹墓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刻有‘魏武王’的石牌与石枕,可惜此两件最有力的铁证并不是考古的正规发掘,而是从盗墓分子手中缴获的。”马未都的担心是在近十年国家加大力度打击盗墓的环境下,许多“盗墓分子”不盗墓了,专营造假,欺骗了许多捡漏者乃至专家,“但愿此两具重要文物不是他们所为”。

前天,河南省文物局在北京发布了重大的考古发现,确定安阳东汉大墓为文献中记载的魏武王曹操高陵。昨日傍晚,作为亲历考古现场的专家之一,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原所长刘庆柱披露了更多的墓穴细节。而另一方面,对于曾有“72疑冢”之说的曹操墓的发现,学界也有质疑之音,称证据不足。

刘庆柱:墓葬曾被毁

据刘庆柱透露,对此处墓葬的发掘已经有比较长的时间,最初的关注是由于被盗,当时并不知道是曹操墓,这一判断是从今年10月份逐渐明朗起来的。主要依据有几点,第一点是这个墓的位置在安阳县,北边是邺城,曹操的王都,根据中国古代的惯例来说,帝王死以后就埋在首都附近。第二是这个墓的规格相当大,是王墓或者是高等级的墓。第三,这个墓出土文物的时代。“曹操墓里面的器具,是东汉时期的。当然,还有带文字的牌子,包括魏武王这样的字样。”刘庆柱说。

据其透露,此墓在曹操下葬后没多久就曾被毁,而不仅仅是被盗。“当年并不是盗墓,是毁墓,我去现场看了,里面的石头、构建被毁坏,是发泄私愤。墓里面很多石头都打碎了,打得很残,像玉龟,出土就是两段,不要也给你打断。”刘庆柱说。据介绍,50多块石牌中,凡是写着魏武王常用的石牌就都被打断了,没有写魏武王的就没有打,“因此我觉得是政治报复”。

学界质疑:证据不够

然而,就在昨天,学界也传出了质疑之声。专门从事魏晋南北朝文学研究的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袁济喜表示,有关方面公布的“曹操墓在安阳”证据并非第一手材料,都不是很有力的证明。袁济喜说,这个墓是被反复盗挖过的,所以留存的直接证据很少。而且现在发现的号称是魏王用过的一件兵器,这个到底是真是假,“我觉得很难鉴定”。因为它已经被盗挖过了,不是原封的,也可能是有人故意藏在里面的。袁济喜指出,有关方面参照的《三国志 魏书 武帝纪》的那些材料也不能印证。

至于有关方面提出的曹操墓在安阳“六大依据”,袁济喜说,“这些证据我觉得都不是第一手证据,都不是很有力的证明。”袁济喜介绍说,像曹操儿子曹植的墓在山东鱼山被发现,这个就是学术界公认的。它有很多足以证明墓主就是曹植的第一手材料,里面出土的东西和旁证,都很完备。

而收藏家马未都昨日也在博客上发文,对此发现表示审慎,“我看了一下专家学者们对曹墓认定的六大依据的第五点,也是判定此墓为曹墓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刻有‘魏武王’的石牌与石枕,可惜此两件最有力的铁证并不是考古的正规发掘,而是从盗墓分子手中缴获的。”马未都的担心是在近十年国家加大力度打击盗墓的环境下,许多“盗墓分子”不盗墓了,专营造假,欺骗了许多捡漏者乃至专家,“但愿此两具重要文物不是他们所为”。

椰糠烘干机价格

春节民俗礼品

棉被收纳袋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