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琉璃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乡村人家柚子黄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9:30 阅读: 来源:琉璃瓦厂家

黄玲玲

母亲在乡下居住多年,进了城,还保持着在房前屋后种树的习惯。

儿时的家,土墙,前院种了几排水杉树,细细碎碎的叶子,到了秋天,落一地,踩在上面沙沙响。后院是菜地,菜地里就热闹了,最喜那棵桃树,经过母亲的手嫁接,一半花开似雪,一半粉红如腮。那时候,梨树,茉莉树,李子树常见,柚子树还不曾相识。

如今,母亲的后院就有一棵柚子树,厚大而密实的叶子,结的柚子大如篮球。每年母亲都会收获几个,小心地摘了,等我们兄妹回家吃。

和母亲相邻的几家,都栽有柚子树。在他们的前院,围墙挡不住那一树的金黄,高挂着,显摆着,多日过去,也不见少。

去乡下,透过车窗,沿路的乡村人家,绿叶间的金黄晃你的眼。大的是柚子,小的是泡柑。一想到泡柑两个字,嘴里的酸水就直往外冒。这两种树都命贱,好养,不用你怎么管理,它也照样开花结果。老了黄了你就让它待在树上吧。鸟不会啄,人不会偷。

冬季,是农人的闲月,作物都收进仓了,棉花也变成了现钱,麦子又生出了小芽。闲下来的农人聚在一起晒太阳,聊收成,聊谁家年前要娶媳妇,谁家的小子在外惹了小麻烦,谁家的新房子建得那叫气派啊。直聊得口干舌燥了,妇人才一拍脑袋指着一树的柚子说:杀个柚子吃吧。于是,男人取一把锄头,对准柚子一勾,球状的柚子掉在地上“”地一声响。妇人的刀麻利地切了柚子的头尾,竖着切几条浅缝,一手插进柚子皮里几只下,就露出柚子的红瓤或白瓤,分成几瓣。你几瓣他几瓣,顺手就递人手中。

此时闲谈的人也不客气。柚子嘛,也不是稀罕物,家家都有的。只当在别人家喝了茶水。吃过的人,夸人家这柚子好,肉多,汁水酸中带甜,皮薄个大。一说到柚子皮,有人指着一小孩的头,一群人开心地大笑。那小孩把柚子皮当成瓜皮帽,戴在头上又跑又跳呢。

太阳晒得人暖烘烘的,有人解开了棉袄,柚子皮、籽粒儿扔了一地,妇人并不急着扫,直嚷嚷,吃啊吃啊,多的是。是啊,柚子树上还是一片黄。

我去的人家,房是新房,种的树还小。听说我爱吃柚子,朋友拿了一个口袋出门,不一会提了满满一袋柚子回来,说向人家讨的,人家说想要这个只管摘,要多少摘多少,桔子橙子也有,都在树上长着呢。他们好像不知道这柚子在城里值钱,他们好像不知道现在是经济时代,金钱第一。他们只知道,菜是种了自家吃的,吃不完东家送西家送,当然果子也不例外,谁家想吃了都可以来讨要。果子和青菜萝卜一个样,谈钱就生分了。

回家,我拎了四个柚子,沿途的人家,门前的绿叶和金黄划过我的眼。我闭上眼睛遐想:阳光晴好的日子,和一群妇人坐在柚树下闲聊,“扑扑”地摘柚子,红心柚子啊,香味浓郁,沁人心脾,汁水流了满手。农人的看家狗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望着你,吸动着鼻子。扔一小块果肉给它,只舔一下,它扭身就走,再不理你。

一想到这,就浑身温暖。乡村的大柚和乡村的村民一样朴实敦厚。母亲单种柚树,是想念乡村的日子,闲谈,互帮,友好亲如一家的感觉啊。她想让一树的金黄留一冬,只是阳光再好的日子,也没人聚在树下分食柚子。那种感觉,只在乡村才有。

新余订做工作服

兰州工服设计

伊春工服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