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琉璃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范必副司长建立开放格局下的能源安全观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04:41 阅读: 来源:琉璃瓦厂家

范必副司长:建立开放格局下的能源安全观

当今世界能源格局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保障能源安全,既要立足国内,增强供应能力,又要加强国际合作,提高优质能源保障水平,从而在开放格局中维护能源安全,掌握发展的主动权。

统筹考虑国际国内能源形势

从世界能源形势上看,美国页岩气革命和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谈判受挫对全球能源供需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发展中国家成为新增油气消费主体,油气供应呈现出中东、中亚、非洲、北美多极并存的形势。作为油气的使用方,我们有了更大的选择权。能源与国际政治、经济的关系也发生了新变化,石油武器的威力所带来的影响已不再是全局性的。基于上述影响,未来全球油气供应会进入相对充裕的时期,化石能源的主体地位仍然要维持比较长的时间,优质化石能源会在较长时间内成为主体能源。

在中国,能源工作者的首要任务还是保障供给,为国民经济提供充足、安全、清洁、高效、经济的能源。今年4月,李克强总理在能源委员会议上强调了能源供应的经济性。较低的能源价格是提高产业竞争力的重要方面。同时,能源发展是稳增长的重要基础,能源优质化是转方式、调结构的有效抓手。到2020年,中国要建成全面小康社会,如果到时仍然是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这种小康很难说是全面的。

应重视非传统能源安全

上世纪50年代以来,油气逐步取代煤炭成为世界一次能源的主导力量。1973年爆发的石油危机使发达国家认识到能源安全的重要性。1993年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石油安全被确定为最重要的能源安全领域。

国内对能源安全的担忧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供应安全,认为油气对外依存度越高,越是受制于人,安全威胁也越大。二是价格安全,认为国际油价波动受政治、金融等非供求因素影响较大,油价持续升高可能引发经济危机或会超出可承受范围。三是通道安全,认为石油运输过度依赖马六甲海峡和其它热点地区,具有政治和安全上的风险。

传统能源安全观赋予了石油、天然气较多的国家战略和地缘政治色彩,在能源安全与国家安全间建立起密切关联。主张尽可能提高能源自给水平,开辟多种石油天然气入境通道。认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油气开发方面存在竞争和对立,应当通过“走出去”获取较多的海外资源。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优质能源的供求矛盾、资源环境压力明显加剧,日益暴露出传统能源安全观的局限性。主要是,重煤轻油的思想制约了能源结构调整视油气为命脉的观点抑制了市场竞争,抬高了国内价格。将油气列为关系国家安全的重要行业,只允许个别企业进行上下游一体化经营,限制了多种所有制企业的进入。

海外油气利益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国际交往的回旋余地。世界上主要的油气资源都被发达国家瓜分完毕,中国作为后来者,只能到一些经济落后、政局不稳的国家参与开发。在对一些重大国际问题的态度上,往往受油气利益的羁绊,不利于树立负责任大国的形象。而在海外开采的油气,大部分就地销售,并没有直接形成对国内的实物供给。

探索新时期能源安全

现在的世界能源格局与传统能源安全观形成时的格局有了很大不同,需要我们根据形势变化探索新的能源安全观。

首先,对我国能源是否安全要有一个准确判断。我国一次能源的自给率超过91%,能源供给总体上是安全的。石油对外依存度接近60%,很多人担心这一比例过高。但在国际上,石油依存度多少是安全的并没有标准可循,也不宜把能源进口与安全问题在数字上简单对应。

其次,在油气与安全的关系上,在可预见的未来还看不到因大规模战争中断油气供应的威胁。随着冷战结束,全球经济一体化,大国之间依存度加深,非传统安全已上升为主要威胁。以军事斗争为核心的传统安全威胁虽不能完全消除,但在有终极武器的国家之间爆发全面战争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因担心全面军事冲突造成断油断气而采取过度防卫的措施,如过度强调立足国内、限制油气使用,某种程度上会束缚发展的手脚,甚至使丧失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第三,从个体安全走向集体安全。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油气资源已经全球配置,由一个国家单独去应对供应、价格、通道等风险,代价会很大,也不实际。中国应树立集体安全的观念,加强与油气生产国、过境国和其他消费国的合作和政治互信,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通过双边多边合作和区域合作等方式实现共同的能源安全。

第四,应当确立由煤炭时代走向油气时代的战略目标。油气是清洁、高效、易用的优质能源。到2020年中国将实现全面小康,到那时如果能源仍是以煤炭为主,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资源环境问题,这种小康很难说是全面。但是,当我们对能源安全有足够信心的时候,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中国已经进入到油气时代的门槛,能不能迈过这道门槛,跟我们能源安全观有很大的关系,只有建立一种开放的格局下的能源安全观,才能进入油气时代。

丝绸之路经济带油气合作应进行全面规划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能源外交研究中心主任暨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海运

首先,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我国国际战略和发展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意义,不仅具有巨大的经济意义,而且具有重大的地缘战略意义: 将促进我国东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推动沿海和西部两大经济增长引擎的共同成长。对冲沿海开放带来的风险。其次,促进西部区域经济大合作,为区域经济一体化做出更多的大国贡献,从而打造幅员辽阔的亚欧经济合作带,推动世界经济版图的建设。三是将这个地区打造为中国和平崛起所必须的经济合作带、睦邻友好带。四是促进新兴国家的战略协作,推动地区国家成为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进而建立一支有别于西方的新兴国家地缘政治力量。油气企业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必须强化服务于国家战略需要的使命感,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

其次,油气合作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头戏。丝绸之路经济带沿途有俄罗斯、中亚、西亚油气生产国,同时,还有中国、印度等重要油气消费者,我国西部地区也是油气资源的富集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不仅可以资源、技术的互补优势,推动油气产业的现代化发展,推动由资源国、消费国、过境国共同组成的新型油气机制的形成,即国际油气秩序的改造,推动各国的能源安全和经济发展。而且,可以促进我国陆上周边油气走廊战略布局的完善,确保国际形势发生突变时我国的油气安全。油气合作还可以带动互联互通、商贸、科技,扩大我国与这些国家的经济融合、文明互建,为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建设奠定基础、提供支撑。油气合作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油气企业应当发挥更大作用,应当充分利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所提供的机遇作出应有的贡献,拥有更大的作为。

第三,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油气合作规模宏大,环境复杂,必须协同规划、协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建设规模非常宏大,可能涉及多个国家,我国多个省区、多个企业任何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全局,我们应当看到在地缘政治形势复杂多变的亚欧大陆中部地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有利因素与不利因素同时存在,如何通过调动有利因素化解不利因素,将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成败的关键。我认为当务之急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油气合作进行系统论证、全面规划,并且与有关国家认真磋商的基础上作出进一步的调整。在这个基础上,再对我们的战略目标、相关规划进一步调整。另外,应积极协调国内各行为主体的行动,形成统一认识,建立协调机制,而不是一哄而上大家争着抢项目的局面,这样的局面会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能源合作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应选择正确的实施路径,制定规避风险的思路和方法。努力做到油气合作与其它能源合作相互促进,能源合作与非能源合作相互支撑,经济合作与政治任务合作相互配合。

天津周转移动罐

西宁低温真空管道

昆明紧固拉钩